国画家史国良“写实”启蒙伺鸡而动 马拉松速写停不下来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07-24 12:00:08阅读次数: 34216

国画家史国良“写实”启蒙伺鸡而动 马拉松速写停不下来

  然而,截至目前,银监会对微贷网成为阳泉银行第五位并列第一大股东资格尚未有只言片语。

国画家史国良“写实”启蒙伺鸡而动 马拉松速写停不下来

  在2017年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无论是费尽心思创作《饲鸡图》,还是现场的“马拉松速写”,无不体现了史国良的深厚绘画功底。

而作为第三代写实主义国画的代表人物,在继承了徐悲鸿和黄胄等几位先生的写实主义国画技法后,史国良开始从事艺术普及工作,希望让人们对写实主义国画有一个重新的更深入的认识。  想给抽到自己画作的人拜个年  在2017年北京卫视春节联欢晚会上,由著名画家史国良创作的一幅《饲鸡图》可谓是“一鸣惊人”。

这幅只有一尺半左右的画作,价值却足以顶得上一辆轿车。

所以,该画作吸引到了将近一个亿的电视观众参与抽奖。  在谈到春晚上的这幅《饲鸡图》时,史国良对记者表示,在春节之前,北京电视台的编导找到了他,因为以前的晚会,歌舞小品反反复复都成了套路。

所以,北京台的编导们想给节目增加一点新意和文化含量。

于是,他们就设计了这样一个环节,希望史国良能够参加这个节目,并创作一幅作品送给电视机前的观众。

最初,节目组计划赠送的是《饲鸡图》的复制品。

但后来大家商量了一下:既然是新春贺礼,就该有点诚意。

于是决定要送出《饲鸡图》的真迹,而且史国良还会亲自回访中奖者。

对此,史国良说道:“北京台的编导告诉我,春晚当天,将近一亿的观众通过摇一摇抽奖,比北京车牌摇号还要难。

所以,我现在也特想知道这个有缘人到底是谁,也想给人家拜个年去。

”  《饲鸡图》:伺“鸡”而动寓吉祥  在中国文化中,鸡本就是一种象征着吉祥的动物。

金鸡报晓和闻鸡起舞等题材更是广为历代名家所钟情。

史国良虽然以画人物成名,但是对于鸡这个题材,他却并不陌生。曾经先后绘制过《闻鸡起舞》和《饲禽图》的史国良在谈及画鸡时说:“徐悲鸿先生和黄胄先生早就说过,作为一个人物画家,不要单单只画人物,还要多画动物和植物,要选几种自己最熟悉的,这样可以增加画的生活气息,也更接地气,有人情味。所以,我经常画一些和人有密切关系的动物,鸡就是其中的一种。”  但是,如何能够做到既取意吉祥,又能不落俗套,史国良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最终,他决定创作一幅《饲鸡图》,除了一般的吉祥如意的寓意之外,更主要的还是取其谐音:“伺‘鸡’而动”,希望最终的获奖者能够在新的一年里“伺‘鸡’而动,抓住时‘鸡’”,获得一番成就。  《饲鸡图》的创作灵感,则来自史国良以前出去速写时的经历。“因为我经常去少数民族地区速写,对他们的生活方式有比较多的了解。”史国良说道,“这幅画的灵感就是我去湖南凤凰,在当地土家族地区采风的经历。然后,我根据咱们春节的气氛,稍微调整一下。”而作为写实主义国画的代表人物,史国良依然坚持去结构、解剖和透视他所要绘画的题材。所以,在创作《饲鸡图》之前,他经常去观察活生生的鸡,观察它们的姿态、步伐和神态,然后再去进行创作。  据史国良介绍,《饲鸡图》的创作用了一天的时间。在创作过程中,史国良力求在构图上四平八稳。在整幅画的右下,画一只黑色的公鸡,一只白色的母鸡,几只可爱的灰色小雏鸡,体现出家庭的温馨。在左上方,则画一个小姑娘,她正在低头微笑看着手中的雏鸡,黑色的大公鸡和白色的母鸡则回头看着姑娘和雏鸡,彼此的神情都很平静,这寓意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之间和谐相处。最后,再配上一枝绿色的垂柳,表现寒冬消逝,万物复苏。而在谈到色彩的运用时,史国良说:“一般吉祥年画,往往在色彩上都是大红和金色为主。但我个人还是希望素雅一点。所以,我给小姑娘的衣服配上一抹藕荷色,使这幅画不至于太素,又不至于太俗。”  马拉松速写:根本停不下来!  北京台的编导最初是让史国良从晚会开始就画,随着节目的进行跟着画,一直画到晚会结束。但是整个晚会实在太长了,所以最后决定就画一部分,作为整个晚会的另一条线索、一个支线,同时与范冰冰、宋小宝等演员有一些互动。虽然在录制之前史国良就知道了这样一个安排,但是,具体要画哪些节目,节目样式是什么都不知道。在录制现场,史国良可以说完全是靠临场发挥,接过画具后直接就画。  对史国良来说,这次给春节晚会做速写,还真是让他感觉到了不小的困难。在录制现场,舞台灯光的不断变化,音乐音响的嘈杂,对于史国良来说都是不小的干扰。而在舞台之上,演员表演时动作千变万化,很多精彩的瞬间都是稍纵即逝。所以,在排除干扰的同时,还要集中注意力去抓住这些瞬间。虽然经过几十年的训练,史国良绘画技术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了,但是,对于已经62岁的他来说,这次的速写依然绝非易事。“写意绘画是人越老,画就越好。写实绘画,比如速写则是相反。”史国良说道,“因为,这跟画家的身体状况密切相关,眼神不好了,精神头儿状态也不如年轻时候了,所以,年纪越大可能画得越差。”所以,为了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史国良不但一直坚持在健身房健身,而且,颇有健身心得的他还曾经为媒体做过一期健身节目,指导网友如何锻炼胸大肌。  除了身体层面的锻炼,曾经有过出家经历的史国良,也一直没有停下在心里和精神层面的修行。“我往往通过打坐调理心性,能让自己静下来。但是因为我是强直性脊柱炎,所以不能像一般人那样长时间打坐。”史国良说道,“但是,我还是尽我所能,在不影响创作的情况下,尽可能长时间地去打坐,去静心,去祛除杂念。”  普及写实主义国画,为艺术启蒙  对于史国良来说,他还想通过这次的《饲鸡图》和现场速写,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写实主义国画,而这也正是他近年来所做的一项重要工作。上个世纪,徐悲鸿等去法国学习绘画,提出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并将中西画法结合起来,后来成为所有艺术院校挂头牌的画种。然后,黄胄先生在此基础上创造性地将国画和速写结合,开创了写实主义国画。  “到我这里算是第三代了,但是,到了我们这一代,因为受到了西方当代绘画的冲击,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一些艺术观念的冲击,写实主义国画的现状不是特别好。”史国良说道,“因为相机、电脑,甚至是手机的出现,让手头功夫弱了很多,基本功就缺失了。但是,我觉得写实主义国画还是有旺盛的生命力的。因为,经过几代人的创造、实践和摸索,它形成了一个在中国绘画中最完整的体系。而且我呼吁美术界重新回归生活,表现生活,挖掘生活。但是,传统画法是不具备这个能力的,所以,还是需要写实主义国画这个体系的。”  在史国良看来,写实主义国画的基本功可能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去练习,然后再去实践创作,才可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画家,这个周期很长。而现在的年轻画家则是有一点着急,着急见效甚至是着急变现,而他觉得这个趋势是很危险的。所以,在史国良看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普及、推广写实主义国画,让全社会都来了解它。为此,他每年都会去全国各地作大量的讲座。“有时候,会场里会有八九百人,尤其是大学,座位都坐满了,有些学生就坐在台阶上,有的甚至站着听完了讲座。”史国良谈道,“大家开始意识到,1985年以后的一些流行的艺术观念是存在一定问题的。现在,很多年轻人开始向写实主义国画靠拢,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训练,扎扎实实地往前走。”但是,现在缺少能够教授写实主义国画的老师。所以,史国良一方面去大学里授课,一方面在社会上推广和普及美术教育。“我要和他们站在一起,给他们打气。我觉得我的使命就是去普及美学教育,我们有责任去做文化启蒙、艺术启蒙。而且我觉得现在的效果还好,社会上的很多人都接受了我的想法。”  本版文/实习记者郭怀毅  摄影/本报记者郝羿(责编:陈苑、黄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