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公开批评阿里背后:双方反目后美团站队腾讯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10-09 12:00:32阅读次数: 69182

王兴公开批评阿里背后:双方反目后美团站队腾讯

据教育部估计,今年将有795万大学生毕业,几乎与瑞士的人口数量一样多。

王兴公开批评阿里背后:双方反目后美团站队腾讯

(原标题:王兴撕逼阿里巴巴)文/陶博亿欧专栏作者行业内敢公开批评阿里巴巴的人不多,京东的CEO刘强东是一个,美团的CEO王兴是另外一个。

阿里和美团,先有恩后有怨。

在2011年百团大战时,拉手网、窝窝团气势如虹,腾讯和Groupon合资的高朋网人傻钱多。

拉手网和窝窝团太贵,当时还不太阔绰的阿里巴巴无奈,选择投资了处在第二梯队的美团。

后续的发展出人意料,2011年下半年资本寒冬来临,拉手网、窝窝团、团宝网的IPO冲刺纷纷折戟;而美团在2011年底引进了阿里出身的干嘉伟担任COO,补齐了线下短板。

一降一升,美团在2012年实现了在团购领域的弯道超车。以往的惯例是,阿里投资的公司,发展到一段时间后会被阿里揉碎消化,然后创始人出局;被投公司的创始人对此有怨言,碍于阿里霸道,大多敢怒不敢言。美团翅膀硬了后,心高气傲的王兴想打破这个惯例,从2013年开始极力谋划摆脱阿里。

美团引入了新的投资方,平衡阿里的影响力;阿里想增持扩大话语权,王兴不从,怨气越积越深,但在2015年前双方面子上还能相安无事。

等到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王兴收了腾讯大笔投资后,阿里巴巴再也忍受不了,双方的矛盾终于彻底爆发。

2008年到2012年,京东在阿里的缝隙中发展壮大,当年错失了压制京东,阿里不想在美团点评上再出意外。

美团点评合并后,在阿里最高层的会议上,蔡崇信力主发力口碑、拿下饿了么以牵制美团点评;很快,阿里巨额资金入股饿了么成为大股东。

同时,通过“抛售”所持的股份四处唱衰美团点评,配合阿里强大的公关能力,一时间美团点评在舆论上风雨飘摇。

外有强敌阿里围剿,内有美团点评整合烦恼,2016年王兴备受煎熬,内心相当压抑。

相比京东刘强东,王兴面对的是上市后有钱有势的阿里,显然竞争压力更大。

王兴清楚地知道,与阿里的战争将无比艰难,远比2012年在团购领域弯道超车更难;站在马云的对立面,和阿里帝国竞争将是九死一生。

王兴已经没得选,2017年百度战略上已经放弃O2O,这个市场真正的重量级玩家只剩美团点评和阿里。

美团点评以攻为守,各块业务四处出击。

阿里O2O业务庞杂,围绕着蚂蚁金服相互协调配合。

呈现出的战局是,美团点评的效率高于阿里O2O业务,但阿里的实力和根基远强于美团点评。

对美团点评来说,这是生死之战;对阿里来说,这只是重要的局部战。

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美团点评不是没有机会。

对运营效率很高美团点评来说,账上的钱依然在,仓库有粮,心中不慌。

阿里想速战速决,而美团点评强调论持久战,这考验王兴的耐力,也考验马云和蔡崇信的耐心。

美团点评对阿里,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饿了么和口碑只是旗子,阿里最终要保的是蚂蚁金服。

只要蚂蚁金服的估值/市值持续上涨,在饿了么和口碑上的投入就不算什么。

即便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几十亿美金的资金砸在O2O上,对阿里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已经够让美团点评难受。

其中一个变量在于,饿了么、口碑、飞猪能打下多少成绩。

和它们相比,目前美团点评依然占优。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变量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线下谁能胜出。

阿里以极强的商务能力,打下支付宝在线下不错的成绩;但微信支付降围打击,后来居上的势头明显。

王兴知道,必须紧密配合腾讯,才有可能打赢与阿里的战争。

对王兴来说,这个假设建立在两个基础之上:一是在可预见的将来腾讯和阿里继续水火不容;二是腾讯如以往一样继续对所投公司保持开放宽容的心态。

只要其中一个假设出现问题,王兴都可能陷入被动。美团点评并不是不着急,持久战对美团点评的团队也是煎熬。以美团点评现在的情况,上市无法取得高市值,核心管理层只能更有耐心,但底下的员工已有军心动摇的迹象。相比阿里的大生态,美团点评依然处在平台化阶段,开放力度还远远不够,离构建生态就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