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陀螺竞显英雄本色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11-19 12:00:25阅读次数: 27302

方寸陀螺竞显英雄本色

  在提升产业集中度的同时,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支持社会资本和具有较强技术能力的企业进入新能源汽车及关键零部件生产领域;引导现有传统燃油汽车企业加快转型发展新能源汽车;结合产业发展水平,不断完善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技术要求和生产准入规范条件,鼓励企业提高新能源汽车产业化能力和技术水平;鼓励京津冀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发展和使用新能源汽车,推动污染治理。

方寸陀螺竞显英雄本色

平行天下发表于2014-6-2309:28战争年代,军人为国,当马革裹尸,血洒疆场。和平时期,军人报国,该如何作为?瞧,高伯龙院士走来了。

...胸怀祖国义无反顾“缺这缺那不能缺信心,别人能干我们也能干”夏日深夜,孤灯一盏。闷热的实验室里,两条汉子,穿着背心短裤,聚神攻关。

汗水在无声中流淌,时针在寂静中跳跃。

黑暗中,一道红色的激光突然出现,耀眼夺目……成功了!他们击掌相庆,热泪盈眶。回忆1984年与高伯龙院士一起成功研制激光陀螺实验室样机的情景,丁金星高工至今激动不已:“那是我人生中看到的最美丽的风景。

”当时,为了这一刻,国防科大激光陀螺团队已在科研荒野中跋涉了15个年头。

上世纪60年代,美国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激光陀螺实验装置。

激光陀螺,被称为惯性导航系统的“心脏”,是飞机、舰船、导弹等运动载体精确定位、导航制导的核心部件。

科学家钱学森敏锐意识到这一新技术的重要性。

1970年,他将激光陀螺的大致技术原理写在两张小纸片上,郑重地交给了国防科大。

激光陀螺虽小,却集成了光、电、机、材料等诸多尖端技术。

它不仅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就当时中国的科技条件,要完成这项任务,难度好比攀登珠峰。

”然而,“不干就可能给国家留下空白,将来必定受制于人。

”面对国家和军队未来发展需求,国防科大义无反顾地接受了任务——1971年,他们开始了艰难的探索之旅。

白手起家,步步维艰。

没有实验室,临时改造了一间废旧食堂;没有试验设备,他们在仓库里找来废旧仪器,修好了自己用;为了节省开支,高伯龙带着大家,推着板车到建筑工地上捡大理石废料做实验……1年、2年、3年,国内许多科研单位先后知难而退,高伯龙带领团队铁心坚持:“缺这缺那不能缺信心,别人能干我们也能干。

”4年、5年、6年,世界许多研制机构纷纷下马该项目,高伯龙依旧没有丝毫动摇:“核心关键技术买不来!再难我们也要坚持搞下去,必须对国家有个交代。

”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有多难?只有走过,你才可能真正体会到底有多难——当时用手工打磨一个激光环形器上的小孔,就需要半个多月;一项关键技术难题,徘徊了一年多才找到解决方法;缺少激光高精度检测设备,他们自己动手造……每走一步,都要使出“吃奶的劲”。

创新需要智慧,有时更需要毅力——当年的夜班记录本上,清晰地记载着他们“一个月加28天夜班”常态化攻关模式。

一次,高伯龙和丁金星加班到凌晨一点半。

走出实验室,望着天上的月亮,俩人居然不约而同地说:“今天回去的真早!”一次,高伯龙连续做了十几个小时试验,回到家中脚肿得连袜子都脱不下来。

爱人看了心疼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为啥就不能悠着点干?”他淡然一笑:“我们起步已经晚了,如果现在不抓紧,啥时能赶得上?”失败、重来、再失败、再重来……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的艰苦鏖战,1994年11月8日,我国第一台激光陀螺工程化样机在他们手中诞生。

这一消息,向全世界宣告:继美、法、俄之后,我国成为世界上第四个能够独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