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绿色跑道” 江苏苏北绘出发展新蓝图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12-26 12:00:02阅读次数: 35691

切换“绿色跑道” 江苏苏北绘出发展新蓝图

事发这天早上6点多,胡女士突然发现客厅的摄像头在动。

切换“绿色跑道” 江苏苏北绘出发展新蓝图

原标题:用改革创新的思路推进“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探索发展新路,苏北五市竞相发力  “苏北不能再做传统老路的跟随者,要做发展新路的探索者。”上周,本报在头版重要位置图文并茂推出“做发展新路的探索者——苏北发展座谈会后访五市”系列报道,这是本报五位老总带队,兵分五路走进苏北五市,“零距离”触摸苏北发展的新路径、新思想、新谋划、新脉搏,精心策划、采写的一组报道。五路记者苏北采访回来有一个同样的感受:探索发展新路,苏北各地正竞相发力。

  切换“绿色跑道”,苏北绘出发展新蓝图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广袤的苏北大地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在扑面而来的重大历史机遇面前,苏北各市一着不让,纷纷绘出各自重新定位的发展蓝图。

  无论是宿迁的“换道发展,打造‘江苏大公园’”,徐州的“百年煤都蝶变生态之城”,盐城的“陆海联动绿色发展闯新路”,还是淮安的“生态水城融润‘绿色枢纽’”,连云港的“绿色发展添靓‘山海港城’”,每个蓝图,无不透射出绿意盎然的生态底色。  “打造‘江苏大公园’,让宿迁成为江苏的‘生态特区’,是省委给予宿迁的明确定位。”宿迁市委书记魏国强说,走这样的新路,生态经济示范区建设是抓手。

宿迁正抓紧编制《生态经济示范区发展规划》,重构“1+3+3”城镇功能布局。

  在江苏规划的“1+3”功能区中,以徐州为中心的淮海经济区一马当先。

6月23日,徐州城市总规划获国务院批复,“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定位首次得到国家认可。

市委书记张国华表示,目前徐州正在切换“绿色跑道”,全面振兴老工业基地,全力打造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

  处于沿海开发和长三角一体化两大国家战略交汇点上的盐城,前有标兵、后有追兵,转型升级发展压力大。

市委书记王荣平说,盐城拥有全省最长海岸线,要进一步发挥生态竞争力优势,以高度的生态自觉加快创新转型,营造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绿色家园。

  和盐城一样,淮安也处于淮河生态经济带和江淮生态大走廊两大战略交汇点上。

市委书记姚晓东说,淮安要加快建设成为江苏绿色发展的示范区、淮河生态经济带的引领区和苏北重要中心城市。

为此,淮安构建了“一区两片四轴”总体空间布局和“两主四副多线”生态防护格局。

  在连云港,市委书记杨省世表示,连云港将抓牢港口这一核心资源禀赋,紧扣“沿海新型临港产业基地”定位,重点突破大石化、港航物流这两大临港产业,全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石化产业基地、区域性商贸物流中心。

  依托“共同底色”,创造不一样的精彩  “绿色发展,根本还是发展。

”这是苏北五市决策者们在探索发展新路过程中形成的共识。

生态是苏北共同的底色,但各地的基础和条件不完全一样,在同样的路子上可以走出不一样的精彩。

  在盐城,居民每用100度电,就有34度来自本地绿色能源。

“风光渔”“风电水”“风电车”,盐城新能源综合利用在全省首屈一指。

面对占全省三分之二的风电和滩涂资源,盐城依靠科技选择产业,新能源、大数据、节能环保、智能终端、高端装备成为新“五朵金花”。

  淮安依托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构建以工业“4+2”、服务业“4+3”、现代农业“4+1”为重点的绿色高端产业体系,实现了三次产业占比从“二三一”到“三二一”的历史性跨越。

工业“4+2”产业去年实现产值4200亿元,电子信息、食品产业产值突破千亿元。

一大批“单打冠军”和科技“小巨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6月8日,一辆中欧班列从连云港启程驶向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中哈亚欧跨境货运班列正式启动。

作为中哈共建“一带一路”的首个重点项目,中哈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初步实现深水大港、远洋干线、中欧班列的无缝对接。

  近日,记者走进宿迁市“耿车印象馆”,耿车镇的转型之路清晰可见。

从“垃圾镇”变身“淘宝镇”,耿车完成了产业的“蝶变”,“电商+家具”“电商+特色农业”成为新的“耿车模式”。

耿车如一面镜子,映射出宿迁的发展新路——发展绿色生产力,打通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通道。

  6月初,徐州矿工刘林经营的芝麻油作坊开张。

去年10月,他所在的旗山煤矿封井。

在他身后,站着两万多名同样面临转岗的矿工,他们见证着这座百年煤都的转型。

目前一批“新”意十足的产业正悄然崛起,服务外包、生物医药、环保装备等战略新兴产业为徐州注入强劲的绿色动力。

  “让有风景的地方集聚新经济、用最优的生态吸引高端创新资源”,这一愿景正在苏北展现出令人欣喜的现实模样。

  放下“GDP包袱”,不惧走出发展阵痛  发展路径的转变,必定会带来阵痛,尤其是增长速度会受到影响。

那么,GDP增速放缓怎么办?  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然而,在苏北发展座谈会上,省委的表态,给苏北各市吃了颗“定心丸”——苏北不要为GDP一两个点而纠结,因为走出发展新路,要有历史的耐心和发展的定力。

  绿色发展,注定要有产业出局。

吃了“定心丸”的苏北,迸发出的“壮士断腕”的决心令人惊叹!——  去年以来,一场大规模的环保整治在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展开。

园区内所有重点企业被先停产后整治,园区筹措十多亿元资金上马公共环境设施,化工园区十几年的历史欠账一次性还清。

近日环保部有关专家来到园区查验后,称赞园区“实现了阶段性脱胎换骨的变化”。

  盐城的生态自觉,来自5次饮用水危机的警醒!水危机事件倒逼盐城加速告别速度情结、GDP崇拜。去年以来,全市关闭32家化工企业及一批钢铁耗能大户,对上百家粗放型企业亮出“红牌”。一条全省最长的生态红线,圈下盐城四分之一的国土面积。“虽然产值利税指标掉下来一些,却换来了蓝天白云,以及企业的转型觉醒。”盐城市市长戴源说。  淮安调整考核“指挥棒”,在全市划出“优化、适度、限制和禁止开发”四大类主体功能区。其中,11类56个省级生态红线区域,占全市国土总面积的%。据淮安市代市长蔡丽新介绍,该市共清理出不符合绿色发展要求的企业153家。据测算,关停并转这153家企业,需要资金成本30亿元、土地6000余亩。  前年底,宿迁花30天全面取缔以耿车为中心的废旧塑料加工产业。耿车关闭3400家作坊,投入亿元修复生态,开启艰难的转型之路。对此,耿车老板蔡为伟深有感触:走新路,有阵痛,但绝不是“不能承受之重”。  “徐州坚决不留被污染的GDP。”徐州市市长周铁根说,由灰变绿,徐州的实践表明,良好的生态环境同样是生产力,生态包袱也能变成生态资源,促进生活富裕,带动生产发展。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是一场深刻的变革。在这场由生态红利重构的经济地理时空变革中,拥有生态优势的“苏北”,不再是“落后”的代称,而成了孕育着发展新路的先导区。(责编:耿志超、张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