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公益基金筹委会在京举办建国六十周年缅怀朱德总司令座谈会——中红网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8-02-05 12:00:03阅读次数: 23438

朱德公益基金筹委会在京举办建国六十周年缅怀朱德总司令座谈会——中红网

不只是我,昊天这家伙也没了动静,变成一口破破烂烂的剑悄悄混进了由于镇魂塔倒塌而散落在四周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宝剑当中。“居然可以在我的九天神雷下从容闪避,有点门道,怪不得敢来偷诛仙剑,那就再接我一招!”我还没找到可以躲藏的地方,天空中又是一声大喝传来,一个红头发,红胡子,身穿红色盔甲的老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手中一个八卦镜一样的东西向我照了过来。照妖镜?

朱德公益基金筹委会在京举办建国六十周年缅怀朱德总司令座谈会——中红网

2009年7月6日——朱德同志逝世33周年,下午15:00时,在北京海淀区凯瑞豪门三楼会议厅,一片庄严的《国歌》声中,“建国六十周年缅怀朱德总司令座谈会”拉开了序幕。座谈会由朱德同志纪念活动筹备组、朱德公益基金、中华辛亥革命后裔文化促进会与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全国关爱老人心连心慰问活动组委会等多家机构共同发起,朱德公益基金筹委会举办。朱德儿媳赵力平和嫡孙朱援朝、朱全华,周恩来的侄子周秉和,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会长李宝库,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副秘书长郝盛奇,国家老龄委原副主任、中央机关管理局原局长曲其玉,和解放军空军原副司令员王定烈、公安部消防局原局长陈文贵、中国武装警察学院原政委顾道先、海军原副政委冷宽等十几位将军,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吴殿尧,朱德故居管理局(朱德故居纪念馆)副局长林品强,电视剧《开国元勋朱德》制片方赵国华等以及社会各界代表200多人参加了会议。此次座谈会由高层论坛、公益项目研讨会、“名家荟萃”三部分组成。高层论坛包括:朱德同志逝世33周年,深切缅怀朱德同志的丰功伟绩,继承和发扬朱德同志的高尚品德和伟大思想交流研讨;公益项目研讨会包括“朱德爱心学校”、国家重大题材电视剧《开国元勋朱德》交流研讨;“名家荟萃”包括书画艺术家现场笔会及艺术家现场表演。

高层论谈会上,朱德儿媳赵力平饱含深情地缅怀了父亲朱德。

92岁高龄老红军王定烈高喊着“红小鬼来了!”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了讲话台,娓娓地道出了他和朱总的相识,以及后来他们的个人情结:“长征途中,我在团部工作,1935年,红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我第一次见到了朱老总。

过草地时,一方面军刚过去,当地便下起了大暴雨,河水暴涨,周围是荒芜人烟,部队没有吃的。

手握八万人部队的张国焘一心想成立以他为首的”临时中央“,便借机不过草地,朱老总临大节而不辱,与他展开了有礼有节的斗争,最终说服张国焘北上抗日,完成了红军三大主力会合。

同时,朱老总还特别关心战士,我当时叫“小萝卜头”,老总总是那样亲切地叫我,并问寒问暖,他就像一个家长一样。

朱老总也从来没有官架子,1951年,我与战友魏国运(航空兵第二十三师政委,王定烈任师长。

)到北京开会。

我当时是第一次到北京,我无心观光北京的美丽风景,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与朱老总见面。

到了总司令家,总司令可高兴了,当时毛主席也去了,朱老总就叫大家一起打扑克,并吩咐康克清设家宴招待了我们。

饭后,老总又安排大家跳舞,我不会跳就在旁边看他们跳。

就这样,我们之间没有距离,没有客套,而更多的是真诚、朴实。

今天,老总虽然离开我们有33周年了,但过去的一切都历历在目,我很怀念他,我们后人要学习他为了革命事业,艰苦奋斗、大公无私的优良传统,发扬理论联系实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

”中央机关管理局原局长曲其玉更是慷慨激昂地讲起了朱老总:“我是从抗日战争时期就知道了朱老总。

1946年,党中央在延安为老总庆祝六十大寿时,我们在山东临沂消灭了国民党的一个部队,打了大胜仗,也算给朱老总最好的生日礼物。

我第一次见到朱总是在杭州,一眼看去,朱总像个文人,那时朱总就会五国文字了。

第二次见到朱总,是我从杭州调到北京,当朱总的警卫局局长,到了朱总身边,我才知道大家对他是多么的尊重,没有一个领导称他的名字,都尊称他‘朱老总’,毛主席称他‘总司令’。

在朱德、毛泽东、周恩来三位领导中,只有朱德才是学军事的,只有朱德才是真正的军人。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吴殿尧再次用了既能量化、又能考证的“朱德的十个最”,生动地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