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当思危——中红网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8-03-27 12:00:07阅读次数: 72990

居安当思危——中红网

  刘邦政表示,旺旺集团“敢于与年轻人玩在一起、说一样的话,也许就掌握了与下一代年轻人沟通的话语权。

居安当思危——中红网

当朝阳拉开了薄雾,土地仿佛还留着夜露的印记,草丛便从湿润中透出几分幽幽的绿意,道旁的树木,柔顺的接受着晨光地淋浴,鸟儿欢快的鸣叫,晨曦中,人们又开始新的一天生活。

早起锻炼的人群,舒展着身姿,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早饭摊边坐满着人,惬意的喝着热豆浆,嚼着炸油条……4月26日,多么美好的春季清晨。本以为是平常的一天,因为一张报纸、一张专刊,让我们的城市,我们的生活,我们的4·26,变得如此的不同寻常。今年《盐城晚报》4月26日特刊《4·26城之殇》,唤醒盐城人对1938年4月26日这一天的记忆与反思。人们被震惊,在议论,在思考,在重新打量着这个城市。

人们从来没有用这样怜惜和深思的眼光,注视着我们天天生活的城市。这一天,凝结着苦难与屈辱,抗争与呐喊,还有着反思与奋起!这一天,被称为城之殇,它已是那么的遥远,恍惚中今天,又感觉是如此的接近。

殇,本义:未成年而死。

又义战死者,为国牺牲死于战场;而我们的城之殇,则可理解为我们的城市因沦陷而屈辱、百姓遭杀戮而悲伤。

,盐城沦陷日,它到底让我们的先辈和我们生活的城市,经历了什么?老人们面对那不堪回首恶梦般的往事,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年轻人因不知道这曾经的伤心记忆,而后悔不已。

更让许多人没想到的是,南京大屠杀那恶梦般遭遇,就发生在我们自己的脚下这片土地和家乡父老乡亲的身上。

日寇铁蹄下的盐城,曾经沦为人间地狱。

人们被惊醒,在愤怒,更多的是陷入了深思。

关于盐城沦陷,我早有打算写,可一直找不到穿越这场灾难的由头。

如何以独特的视角、鲜为人知的史实,向人们再现盐城曾经的屈辱与伤痛,唤醒我们对这个城市苦难的记忆,是我们的职责。

关于日本这个民族,我在担任纪念馆馆长后,一直在思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和民族?为什么会给我们的国家带来了这么多的劫难?我们如何避免这样的历史悲剧重演?历史是一面镜子,而现实预示着未来。

我之所以在《城之殇》写道,我们不仅要痛斥侵略者的罪恶,更应该深刻反省,不能忘却曾在血泊中的挣扎与抗争,冷漠与背叛。

是因为在抗战中,我们的国家出现的上百万人伪军汉奸阵营,这在全世界绝无仅有!这些人同样是我们的先辈,同样生活在这片土地之上。

也正是这个因素,我们更应该敬仰那些在日寇践踏,老百姓四处逃散之时,迎着刺刀枪口冲上去的抗战英雄。

今天,人们不禁要问,侵华日军为何如此残忍?为了写好《城之殇》这篇文章,我翻阅许多书籍和资料,书中的答案是:一是精神上的控制使其成为杀人机器。

种族主义,日本人自视为优等民族,视中国人为劣等人,东南亚人再劣一等,这是他们杀人不眨眼的心理因素。

神道教,特别是日本人所崇尚的武士道精神,藐视良知,强调集体服从,愿意为天皇做一切事情,敕令的核心是绝对忠诚,包括罪恶,这使得日本士兵在杀人之后毫无良心谴责感。

二是野蛮的生活方式助长了暴力倾向。

侵华士兵大多都是农民出兵,有深刻的奴性,只知盲从,加上在入伍之后接受残暴训练,杀人如麻而无羞耻感。

士兵素质奇差,由于日本在中国过度扩张,兵员出现紧张,大批青年在接受短期的残暴训练之后,便被派到中国战场,极具暴力倾向,极其残忍。

三是顽固的传统观念泯灭人性良知。

日本对妇女的歧视,在中国变本加厉,以奸淫女为乐,军中自上而下皆是如此。

毫无人性,日本军方高层故意在士兵中制造毫无人性的仇恨,使他们在军事行动中毫无怜悯之心。

战争恐惧感,由于长期处于精神紧张状态,日本士兵感到草木皆兵,对任何可疑的人都是格杀勿论。

如今,74年过去了,我们的城市中已经寻觅不到当年苦难的影子,侵略者和当年的受害者几乎都已离世,我们也几乎要忘记了曾有的苦难和伤痛。

忘却就意味着背叛。

伤痛尤在,哀嚎未止。日本与德国一样,曾经是法西斯国家,都给世界造成惨绝人寰的灾难,日本的历史是一部杀戮不断、硝烟弥漫的历史。但是,日本却不像德国那样敢于正视这段历史,从未认识到自己曾犯下的滔天罪行,每年靖国神社的参拜仍在进行,慰安妇仍在控诉,军国主义的仍笼罩着日之丸的国家,他们对侵华战争,百般抵赖,死不认罪,歪曲历史,而且直到现在还对中国仍然虎视眈眈,当成假想敌人来对待,他们对我们的国防建设无端指责,对我们的内政说三道四,近期,日本右翼分子又非法登上钓鱼岛,举行所谓的慰灵仪式,日美联合军演,演习目标直指钓鱼岛……,一切都在警示着,历史是会重演的。崔永元在《我的抗战》一书序中写道:“有个伪命题,叫‘假如再来一次中日战争’,我们听过太多的愤青叫喊着要冲上去,其实,大部分也不那么可靠。因为1931年的抗战就不是突如其来的,在那之前明朝有过抗倭,清朝有过甲午海战,中国人已经在自己的土地上目睹过太多次日本兵的长驱直入。如果没有太平洋战争,没有苏联红军出兵,没有美国人在长崎、广岛投下两颗原子弹,中国人何时可以体面地做一回胜利者?起码不是1945年。”崔永元在序中还写道:“中国人为什么总是挨打?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命题。几次战争之中,论GDP,侵略者不是对手;论装备,也差不到天上地下;论人数,当然完全占优,但就是构不成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